曾是学生

    赞 (9)    阅读(2,425)    鹿印(0)
00:00/00:00

曾是学生

来深圳出差已有月半,没胖。

闷热六月,端午小假,雨过午后,南山书城,一杯占座咖啡,和书桌一隅的我。

来此书城饮品店有好几个周末了,店员也似乎对我有些印象,付款时还特意强调经常来的话办个会员会更划算。我前几次来这都是敲敲代码,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合时宜。今天置身一群学生中突然就想写点文字。马上要回去了,或许今天是来这的最后一次吧。

过腰的书架恰好围成一个半圆,似是花坛模样,置于架上的各色书籍也似是花朵,我就在这些花朵的簇拥中敲下了第一行字。写点什么呢?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吧,算是随笔,不写成日记就行。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倒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喜欢这地方,只是酒店无窗无桌无光的逼仄房间将我撵了出来。虽说我也是不爱动的,但要我二十四小时粘在床上也是万万不可的。要在附近找个有空调,有桌椅,有插座的安静地,除了这书城还真是别无选择了。

快速检索了一下我的大脑数据库,逛书店的日期似乎是在高中毕业之后就再没更新过,即使偶尔买书走的也是线上途径。在书城闲逛的时候,随处可见席地而坐看书的人,这感觉真好。人群中最多的还是学生。

曾经,谁不是学生呢?

意识到这事时有些诧异,这种曾经「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却在此刻一下子感觉到了。

曾是学生

桌对面是一位奶奶在监督孙子做作业,孩子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与厌学。回想一下,从小到大好像没有人这样监督过我,倒不是因为我是个自觉的人,只是印象中那时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课外作业。如今来看,也说不清这之于我们是一种幸还是不幸。

前几天,快二十年没联系过的初中同学俊宏突然打 QQ 语音给我。这冗长的未联时间,又恰好因着表弟 QQ 被盗的事情,我本能地又以为是骗子。

他说他记得我老家叫海德,刚好路过那里就联系了我。感动之余,我要谢谢他的记忆。

曾是学生

原本不善言辞的我,竟和他聊了 54 分钟。只是,如此久远的记忆,使我只通过语音始终无法在脑海中建立起他的形象。当年只是孩子的我们,如今的模样应是无法凭空想象的。

倒是他告诉我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我们的班主任已经在几年前就辞职了。那个在我内心带着怯懦与不安第一天到寄宿学校就带我去他家吃火腿猪脚的他,那个我们公认灵与肉都像鲁迅的他。

我总会这样,无意识地在一些印象久远的人与可具象的人之间建立关联。

小学班主任亦是如此,或许是因为他总是教我们唱刘欢的歌的缘故吧,至今还是会把他与刘欢联系起来。想了一下,小学班主任似乎也是在多年前就辞职了。

从零零总总获取的信息中,我能想象出他们应该是采菊东篱下的。

最近又觉得那个反复让我们「做个好人」的高中班主任愈发像陈丹青。对,就是那个喜欢装逼却有些可爱的画家陈丹青。一次装逼确是装逼,一辈子都能装逼那是牛逼。

说起两位辞职的老师,我并不想去了解个中缘由,反倒是莫名地想到了前不久的「指鼠为鸭」事件。其实我们大家都不过是局外人,也就没必要大惊小怪,就当是在每天过脑忘的信息中多了一丝痕迹。只是,真正从头到尾经历一波三折甚至还没结束的那些学生,真真切切学到了一些书本上根本学不到的东西。

一直以来我读书都是非常不认真的,脑子反应也比较慢。之所以小初成绩稍好,现在分析下来只是因为我的记忆力稍好一些,因为小初阶段的学习基本上还没到逻辑分析层面。高中稀里糊涂选了理科,可是后来我又无比确定,我这脑子其实是学不来理科的,所以我的第一志愿是法学。

只是,很多事终究是与愿违的,现在的我是一名程序员,一种完全偏向理科的职业,欣慰的是,我喜欢 Coding 这事。

那就聊点职业相关的事吧。

Apple WWDC23 没过多久,这几天一直在关注 Figma Config 2023,这家公司太酷了。

Figma 是目前我认为继 Apple 之后,将 Technology 与 Liberal Arts 真正结合的公司。国内已经有一大堆公司在模仿 Figma,甚至我认为这些模仿品的研发是可以不需要产品经理的。不过这次 Figma 的 Dev Mode 抄袭难度比较大,可能需要将整个代码重构。

不禁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在 IT 行业很难产生这样的公司?

互联网应用层,我们有很多厉害的公司,腾讯、阿里、字节、京东、小米、美团、快手等等,硬件实力只有华为一颗独苗还在关键技术上被封锁,系统底层基本空白。

相反,靠欺骗诱导用户,利用 Android 漏洞提权攻击系统做大的拼多多,曝光之后竟没受到一点哪怕象征性的处罚。结合最近字节跳动与捷信的洽谈,中国互联网的尽头似乎还真是网贷!

更讽刺的是发展了这么多年,在互联网最基础的搜索引擎上我们竟然没有一个可用的产品。以前,我们需要练就的是获取信息的能力,现在需要的是在一堆垃圾里面筛选有价值信息的能力。时过境迁,技术的进步其实并没有让获取信息这件事变得简单。

信息爆炸过后地上留下最多的其实是垃圾。在弯道超车其实是不安全的,这说法不对。「桥头堡」这种带有敌意的词用来做外贸宣传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想的。

噢,长期霸占 A 股一哥的是贵州茅台。

但类似 Figma 这些公司的情况却是不同的,都是基于同一个起跑线上的开源技术。这次没有技术封锁,我们也没有产生这样的公司。

当然这是一个超级复杂的问题,会有很多原因,其中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整体上太缺乏想象力了,太缺乏创新思维了。

说到这我非常不理解这几年火热的少儿编程项目。我们的教育体系对人的逻辑思维能力训练放眼全球都是非常强的,而发散思维训练却非常薄弱。竟然还要通过这种手段抹杀掉小孩那一点点的天马行空。

如果有人问我,是否后悔当初在学校没有努力,我想肯定是不会的,现在的我即是合理的我。倒是遗憾没有认真学英语,致使如今想了解或是学习这些比较酷的东西发现真是吃大亏。

啊!写到后面发现写成了流水话,不过将大脑思绪记录为文字,是件挺爽的事。突然有了以前作文课或是语文考试,完成一篇刚好对感觉的作文题目,将大脑冷却走出教室恰好迎面吹来微风的感觉。

也是在修复一个 Bug 之后的感觉,文字与代码是相通的。它们都只是一种工具,可以帮助我或记录或设计或创造一些这世上尚未存在的东西,只是文字是完成这件事情最没有门槛的那个。

令我们兴奋的,从来都只是完成一件事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可以是写作、编程、设计、摄影、绘画、音乐、舞蹈、演戏、聊天、发呆、吃饭、睡觉......或是活着。

开源过两个项目。第一个是在忍受不了网易云音乐官方客户端的情况下,自己写了一个简易云音乐,不过在收到网易云侵权邮件警告后我停服了。前段时间开源的第二个项目还登上了阮一峰大佬的周刊,也算是一种小小的认可吧。最近头脑中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这次不准备开源了,想做一个完整的产品,可能的话会尝试一下商业化。

曾是学生,请永远是学生!

最后,感谢您能读到这里,因为这虽不长的啰嗦文字也必定是浪费了您宝贵时间的。从前的话是不会特意在末尾感谢的,因为从前慢,消耗您一个发呆的时间我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噢,还要和老婆说一句对不起,写完已是凌晨,没有听话早睡。

 

附:生之响往-刺猬乐队

回忆 在时空中拉长如丝带

缠绕着泪目空枕与屋顶的悲哀

何以未来

只一片赤诚之心与色彩

已幻化作永恒在我们彼此心底深埋

美好的青松岁月怎能未老先衰

Loading点击收藏    阅读(2,425)    鹿印(0)
分享